山水一程

煌煌荧屏,又已是深夜。

自从把全身家当都搬到实验室来后,这样的时间,这样的地点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这样的日子估计至少会持续到大三,或者是更久吧。

从导员手中接到盖好学院公章的转专业申请书是在下午,窗外似乎还落着小雨。回到实验室,正好嘉星在班级公告群发了一个让人去拿表的通知。很少说话的我突发奇想地回了一个“已取”。公告群里一般不允许回复,我并非想违反规定,想想,这也算一个公告吧。

后来是小莫发的一篇博文,谈了谈电子的一些未来,让我想起一些过去的东西。

高考结束那天,从网吧出来,和狗一在一家街边的奶茶店。已知考试失误良多的我,略带忧伤地和狗一说:“以后专心当码农了罢。”当时狗一还劝了我好一会儿,没想到这句话,又被后来的我说了好几遍,也不知道还会说多少遍,又会不会成真。

翻看硬盘上的备份,高考后填写的志愿大多和现在的电子并不相关,而是偏向机械和计算机。对于地质大学这个及其靠后的,志愿都懒得填满。却不知人生最不缺的就是偶然。

某一节职业规划课上,老师让我们填写如下问题的回答

问:大学里,你最喜欢上的课是什么?
答:没有,自学

不得不承认,来到大学之后,真没有什么吸引我的课程,勉强算上一个“游泳课”。其余的课程,我几乎都转向了自学。所以,选择计算机专业,除了走回我心中原来的路径,还有少上80课时以外,并没有太多的意义。只能称得上是一种贪心的做法吧。既然有些东西我并不是很感兴趣,而另一边又有我比较感兴趣的东西,还节约时间,更加自由,目前的最优已经很明晰。

现在的生活,除了没有遇到未来的前女友外,已让我满意。比起刚到这里时已经好上太多。拥有这段自由的学习时光,给了我慢慢规划未来的生活的机会。

这学期过后,将要告别这段曲折,太多话留到那时再说吧。

人生本该是山一程,水一程罢。

长相思
山一程,水一程,
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风一更,雪一更,
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——纳兰容若

晚饭下楼时,看天空

alt